健康

一个古典的语境

2019-02-27 19:4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个古典的语境

马军《水墨》作品局部 我是艺术圈外人,因为胡赳赳的《空,欢喜》而结识了一些艺术家。也正因此,才得以一窥当代艺术中之多个语境。我不敢造次地去评论,但就我所见,有一群年轻的艺术家,即如豪放的诗人,满身流淌着这个矫情的时代稀缺的真性情。 我对艺术家马军的理解源于他的一次个展,从他作品的性情看到了他的人。2014年暮春,他的实验性个展 水墨 一个主题的语境实验及体验空间 于798艺术区在3画廊展出,4月6日举办开幕酒会,我因回乡扫墓,远在浙江而错过了。回京后的个周末,便偕同事于善伟前去观展,那天也来了不少人,多有诗人和艺术家,围坐在素净的展厅里诗歌朗诵,远追魏晋曲水流觞之雅集。 由于心中有个水墨的概念,初以为是山水画之类。然而马军的作品瞬时颠覆了我脑中的既成想法,连连起了几分震慑。 展览在两个空间内呈现,在画廊已有的空间内,给出规划和设计,将整个空间做成一件作品,名之为《界》和《水墨》。空间是纯净的白色,它融合了 空 与 水 的性质,一道白墙、一座十面体分解粒子,还有一根悬空的树枝,皆由3D雕刻技术打印而成,此谓之界。或曰,它不同于现实处境中的砖墙,拉开了现实世界与可能世界的对话、实体空间与虚拟空间的对话、既成观念与想象观念的对话。这个作品告诉我们, 界 是这个时代看不见的稀有之物。 第二空间是纯白与纯黑的组合,演绎着 空 与 墨 的分际。这个空间所呈现的是不同造型的几何体漂浮于一个水墨池中,以及水干枯之后留下的墨迹,引人感知纯净虚空与可变虚空、虚空占有的关系,以及水墨与虚空的关联。 马军自己说,这是一种返璞归真。他所理解的水墨是自然境界的水墨,是原始意义的水墨。这带给很多艺术家和艺术评论者强烈的反差,打破了传统思维中对水墨的理解,甚至颠覆了一些人的认知。 这样的空间呈现与实境体验,只让人想到遥远的旷古,生命之初的空无境地。界与水墨之间,无有一物,亦无物不有。你可想见大千世界的山山水水,也可想见人世繁华的岁月流光。浮华去尽,草木枯寂,留得真实本性。这的,也是初的纯白与纯黑,才是人心幽微之处。 马军呈现给我们的完全是一种超现实的古典语境,由此带来的空间体验亦属定中的境界。这使我想起了修行。佛道坐禅,儒士格物,无不去繁就简,乱中求静,归真归一。这就是马军的《水墨》和《界》所体现出来的艺术精神。 这与他之前在三里屯展出的《境》(通过画廊的三间屋子制造一个充满古典气息的别院)似有异曲同工之妙。胡赳赳说马军是一个穿越时空之维的逍遥剑客, 马军是个造境的人,一个现代人回荡在传统领域里,并且有幽幽的诗情,但一切又都是 假借 的 又说, 与其说他造的是境,不如说他制的是心。 (《空,欢喜》P201)我与马军惟有数面之缘,更没有深入的交谈,不知这位 逍遥剑客 有着怎样的内心,然而透过他的作品,我终于或多或少理解了他的逍遥之境。 一个国度的文明劫毁了,我们无家可归。无来去处,且醉。所以这个时代,大多数人都在花钱买醉,即便醒着的,也是在卑微地醒着。北岛有诗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就是这个意思。 水墨之分裂成多个语境,是艺术的分裂,是文化的分裂,这正是人类内心的流向。正如这个世界,我们的文明亦分裂成了多个语境。遂逐日丧失了纯真的情怀,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迷失得太久,兄弟相逢而不识。 当今中国,万千危机存于丝毫生机之中,是盛世亦是乱世。所幸,我们还能在这样浮躁的年代见到纯真的人和纯真的作品,以及保留着过去一代人纯真的梦想。 2014年4月15日于北京 艺术家档案: 马军,1974年生于山东青岛,199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获学士学位。2003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2003年至今,任教于于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美术系。 2014年3月出版的艺术批判集《空,欢喜》(胡赳赳着)撰有《马军:穿越时空之维的逍遥剑客》,评述和介绍了马军的艺术作品。

身体乏力犯困吃什么
鼻塞头痛什么原因
防治小儿便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