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网贷网贷新规严令P2P平台限额大额融租项

2019-03-03 17:17:32

贷新规严令P2P平台限额 大额融租项目借道P2P遇阻

作者:未知来源:中国经营报

李晖

贷暂行办法落地,在整顿清理市场的同时却很可能阻断大量融资租赁项目通过P2P平台进行输血的通道。

根据贷暂行办法,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在不同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此外,根据《暂行办法》中负面清单的第八项,禁止平台开展类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实现以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债权转让行为。

在法律界人士看来,贷暂行办法中限制大额、禁止类资产证券化模式等规定是很多融资租赁类债权目前的主要特征,这也意味着将来的互联平台融资并不契合融资租赁的传统业务模式。

不过有机构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有关类资产证券化国家目前没有明确表述,因此融资租赁类资产是否受到限制存在争议。

限额之困

自2014年起,融资租赁公司嫁接互联金融平台蔚然成风。由于业务资金成本与银行相差不多,加之2015年底多家股份制银行全面收紧一般性融资租赁公司的通道性银租业务以防控潜在风险,很多融租机构开始将P2P作为输血的新路径。

虽然P2P带来的融资量对整个融资租赁行业来说很微小,但至少让租赁公司,尤其是中小规模的租赁公司,在融资渠道上有了更多的选择。零壹财经融资租赁研究中心主任赵慧利表示。

一位融资租赁分析人士认为,融资租赁项目金额通常都很大,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元,500万元上限甚至都不够塞牙缝。另外贷暂行办法规定不得将融资项目的期限进行拆分,租赁项目通常期限较长,3~5年的长期项目居多,这与贷平台平均借款期限半年到一年的状况很不匹配。

以银豆为例,第三方数据显示其上半年融资租赁类债权成交量超过4.15亿,居于贷平台第五位。注意到,该平台融资租赁标的类型包括石化、环保、工业原材料、养殖等企业的设备回租,标的期限多为一年,经拆分金额后仍为500万元大额标,以通常拆分四期计算,一家企业在平台上的借款金额在2000万元左右,远超办法中的额度限制。

而查阅包括点车成金、懒投资、爱投资等目前存在融资租赁债权的平台,100万到1000万元的大标同样屡见不鲜。

据上述零壹租赁研究统计报告显示,在目前从事融资租赁债权的40家平台中,除13家平台未对项目进行详细披露外,涉及传统工业设备项目的平台有12家,汽车租赁项目平台8家,其他租赁项目涉及物流重卡、医疗器械、新能源设备、航空等方面。从上述行业分布看,标的额度大显然是融资租赁债权的主要特征之一。

一家从事融资租赁债权业务的广东互金平台高管告诉,根据暂行办法的要求,大额债权转让的项目肯定要逐渐退出舞台。

此前,由于利率下行及租赁客户资源争夺激烈,整个融租行业试图将互联+和资产证券化作为行业转型突围的有效方向。但贷暂行办法中负面清单的第八项或将使得这一转型计划遭遇波折。

在北京汇融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稚萍看来,贷暂行办法从交易结构的实质与形式两个方面,禁止了融资租赁公司常用的络融资模式。

据张稚萍分析,融资租赁公司在互联平台融资多通过债权转让模式,主要分为两种:一是融资租赁公司将租赁资产的债权单一或打包发布至互联平台进行销售,融资租赁公司提供回购担保,即对债权进行一对多的转让;二是将租赁资产的债权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或保理公司,再把资产直接或打包后转让给贷机构或委托平台销售,但实践中常出现多个项目债权整体打包错配。

前述广东贷平台高管告诉,贷暂行办法中提及,打包资产的类资产证券化的债转是不允许的,

网贷网贷新规严令P2P平台限额大额融租项

而收益权转让就是其中一种,这在目前行业操作中也非常多见。

以专注于融资租赁资产交易的互金平台普资华企为例,官方运营数据显示,其上半年成交量超过8.7亿,根据上述零壹报告统计,该成交量居于发布融资租赁债权平台第二位,其平台债权多为融资收益权转让项目。而在成交量排行第三位的点车成金平台上,亦存在不少资产类型为乘用新车消费资产的收益权的产品在售。

普资华企方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关于类资产证券化目前国家并无明文确切的解释和规定。另外,《暂行办法》并未禁止全部类型资产的债权转让行为,其负面清单中指出,不允许债权转让的资产类别主要有打包资产、证券化资产、信托资产、基金份额等形式的资产,融资租赁类资产不在负面清单之列。《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79条、第80条对债权转让做了相关规定,我们也是按照规定进行的。

融资租赁业务一般是有牌照才能做,但很多线下可以做的业务如果放到平台上来,还是要受到监管办法的约束。前述广东贷平台高管表示。

小额融租资产将受追捧

事实上,几个月的互金整治已经让融资租赁行业放慢了与贷平台合作的脚步。一位融资租赁从业者在年初接受本报采访时还表示希望更多通过互联渠道进行融资租赁资产交易,但如今他直言:机构资金显然还是这个行业的主要资金来源。

那么融资租赁公司在P2P平台上的融资之路是否已经被阻死?在业内看来,有路可走,但并不好走。

在张稚萍律师看来,融资租赁公司未来如果希望达成合规可以尝试直接融资和项目众筹方式。前者可以通过融资租赁公司在互联平台发布直接融资信息,不转让应收账款,而是将其作为质押担保;后者即融资租赁公司开拓新项目后,借助互联平台向投资者筹集资金专项用于该项目,将租金作为投资者的众筹收益。不过张稚萍也认为,上述两种方式只是初步雏形,且也面临着融资金额上的限制。

前述广东贷平台高管告诉,暂行办法出来后,该平台已经与合作的租赁公司沟通,尽量接100万元以内的项目,并安排公司直接签订借款协议,平台不再担任居间转让。

金融产品的包装设计尚需时日,但从限额要求来看,汽车、消费金融类融资租赁产品显然将受到热捧。

普资华企总裁助理陈旭庆认为,融资租赁具备多元化运用的需求和可操作性,比如汽车类、个人消费类项目,大额项目在互金平台融资的确会受影响,但不等于所有融资租赁项目通过互金平台出让的通道受阻。

而前述广东平台高管也透露,下一阶段将开发汽车新车的以租代售的融租赁业务,为计划购买汽车的单一借款人服务的产品类型,这一群体金额小,风险可控,也符合监管要求。

不过,在张稚萍看来,将来的互联平台融资并不契合融资租赁的传统业务模式,无法成为主要融资途径,融资租赁公司应更清楚互联平台融资在自身多个融资渠道中的定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